欢迎你光临坏男人网站,请按CTRL+D收藏网站
热点推荐:
当前位置:坏男人网 > 社会万象 >
热门搜索:

记者跳槽企业后称前同行“要饭”!他是谁?

来源:www.94hnr.com 发布时间:2018-01-12 14:55

  记者跳槽企业后称前同行“要饭”!他是谁?

  1月10日下午消息,针对某记者跳槽做公关后发朋友圈称前同行是“要饭的”一事,当事人姜少在某平台上回应称,自己的职务不是公关,私人圈子里的话,被人有意无意地拿到公共语境下,意义就会越来越邪乎。

  近日,一条写着“明天打发要饭的,做甲方的感觉真好”的朋友圈,配图为写着某媒体名称的信封遭曝光,据悉主人公之前是珠海某报纸的一位记者,最近刚从媒体跳槽到企业。事情发生后,领导让他自行辞职。

记者跳槽企业后称前同行“要饭” 回应:私人圈子玩笑

  当事人朋友圈截图

  当事人姜少解释称,自己只是帮公关小妹写了个字,然后拍了张照,跟朋友圈好友“逗闷子”而已。这事儿跟公司没有关系,不要把个人行为跟公司挂钩。并称“都悠着点吧,知识分子,吃相太难看了不雅。”

记者跳槽企业后称前同行“要饭” 回应:私人圈子玩笑

  网曝微信截图

  当事人姜少写道,现在的传媒业真心没劲,文章写得不怎么样,道义又担不起来,独独在群殴无关紧要的个体时,异常的勇猛。

  最后,当事人姜少表示,开玩笑还是要注意分寸、注意场合,那个玩笑现在想来确实也挺没谱、挺不得体的。但是搬弄是非,把别人私人圈里的话抛到公众场合去,也不对。

  以下为当事人回应全文:

  我是当事人,我目前确实已经离职,但我的职务不是公关。这事儿说起来让我挺难堪的,私人圈子里不经意间的玩笑被搞成这么大的阵仗。到现在我还有点懵。

  因为我, “世道在扭曲、道德在沦丧……”一不小心媒体圈赋予了我如此大的能量,正是当初身处其中时求之不得的,真是受宠若惊。

  朋友圈里,有人拿我开涮:“没想到姜少竟以这种方式火了一把!”正如我当时手贱拿他们开涮一样。

  在私人圈子里,我横竖不觉得相互开涮有什么大不了。但是私人圈子里的话,被人有意无意地拿到公共语境下,意义就会越来越邪乎。在过去72个小时里,我遭遇的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并不新鲜的故事类型。

  1月7号下午,公司负责对接媒体的小梁,拿着一叠信封对我说:“姜涞,你的字写得漂亮,明天给各媒体的信封,你来给写个封面吧!”面对赞誉,我能当然得对得住它。刷刷点点,一挥而就,我这人平时就比较自恋,觉得这些报纸的报头换成我题的就完美了。

  我觉得“南方都市报”这五个字写得颇有功力,发个朋友圈吧!配图的文字写点啥好呢?

  这种活动稿一直被圈里人戏称为“向金主讨饭”。于是,一时孟浪完成了这个文配图的编辑工作。联想到当初我们乌泱乌泱围着“金主”嗷嗷待哺的样子,满腹恶趣味的我,又有了“排好队、排直了”的戏言。

  有人说:“作为一个公关人员,对当事记者这么说话就是找死。”我很同意的他的看法。但是我想强调的是,我不是公关,联系跑活动的记者不是我的活儿,我微信里也没他们的联系方式。我只是帮公关小妹写了个字,然后拍了张照,跟我自己的朋友圈逗闷子而已。

  朋友圈内容发出了之后,原先的圈友前来或是故意谄媚,或是留言笑骂,或是“恭喜”升级。直到一个人的出现……

  每个人的朋友圈里,都有这样的人,不记得何时何地加的好友,也没怎么说过话,反正他们就存在了。这个故事里的他,是珠海南都的一名记者:袁某某。我不知道何时何地加的他,没说过什么话,朋友圈里也没有往来互动。

  他就一直默默无闻地在我的世界里安息,直到那时突然诈尸般地跳出来,问:“你这样干,现在公司领导知道吗?”嗯,就是活学活用了“你这么屌,你家里人知道吗?”的句型。我心里一惊,感觉这种腔调不怀好意。涎着脸说:“当然不会让他知道啊。”接着他又套我的话,问我“现在就职于何处?”我当然知道这不能说,因为这只是私人圈子里的玩笑,一旦他上纲上线往公司行为上联系,那就是一场严重的公关危机。

 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,他丢了一句:“没劲”。我讪讪地回了他一句:“嗯,大家都一样,南都也挺没劲的。”再往后,我担心这样的人再次找茬,就把这条朋友圈删了。

  没想到,他早截屏了。拿着小把柄“告老师、告家长”去喽。我几乎能想象,在他的传话和挑弄下,当晚的广州媒体圈煞费苦心地布下了多大一个口袋阵,在等待围猎我这样一个“真凶”。

  哇呀呀呀!是可忍,孰不可忍,竟敢倒捋我们的虎须,欺人太甚!等明天活动结束,信封到手,找出相似的字形一鉴定,案子就破了!岂容你隐迹藏形?!

  嗯!居了心一定要整个人,我相信媒体是有力量的。等到了信封,核对了字迹,他们冰清玉洁地表示拒绝接受,要求公司道歉,“严办凶手”。据说,南都的某领导更是抖擞着浑身的威风,冲着我这个小毛贼致电公司要说法。大有炸平庐山,停止地球转动之势。

  不出意料,我当然是要填沟壑的。

  我填沟壑填的心服口服,只是求求媒体圈的大爷们对我的原公司下手轻点,“斩杀”了我不就解恨了吗?少榨点修补“破裂”的公共关系的广告费。这事儿跟公司一毛钱关系都没有。我背着公司所有的人,跟自己的圈友调笑,被人出卖,媒体们拿到“铁证”后非说和公司的关系坏了,要修补。这不是很荒诞么?我不是公关人员,我不负责为公司对接媒体,我的朋友圈内容不负责为公司维护公共关系。

  这件事里,撑死是我跟媒体圈的关系坏了,扯公司干嘛?这个所谓的破裂的公共关系,是你们拿着显微镜找出来的,是你们非要把我个人的行为跟公司挂钩。都悠着点吧,知识分子,吃相太难看了不雅。

  作为个人,我这里先给各位兄弟姐妹们赔礼作揖了,难为你们静如处子、动如脱兔般的表现,对猎物一击必中,十分专业。

  “小人得志便猖狂!”有人写文章这么说我,其实我得不得志都挺猖狂的。也许现在的媒体人把去企业工作定义为“得志”吧,但我并没这么想过,我只是觉得现在的传媒业真心没劲,文章写得不怎么样,道义又担不起来,独独在群殴无关紧要的个体时,异常的勇猛。看厌了这些,所以换个地方消磨时光。哪知一个失去了自信力的传媒圈,已经受不起一句半句的戏言便要磨刀霍霍了。别忘啦,还有诺大的世界等着尔等拯救呵!

  昨晚我进了一个传媒群“交代罪行”,开公审大会是最激动人心的,打太平拳,踹三脚,挠两把,啐一口,还有的当起教师爷,告诉我“先道歉、再辩解”,才是正确处理公关危机的套路……大家都自得其乐,看到大家都开心,我也就放心了。

  最后,必须正色说一句,开玩笑还是要注意分寸、注意场合,那个玩笑现在想来确实也挺没谱、挺不得体的。但是搬弄是非,把别人私人圈里的话抛到公众场合去,也不对!

  好了,我得去重新找工作了。

★【下一页更精彩,关注微信:hnr_com 微博:@坏男人网94hnr 有惊喜^_^】★

精彩图文

新闻

奇闻

情感

生活

编辑推荐

随机推荐